李佳乔来到医院,挂了精神科,一系列的检查和交谈以后医生告诉她是心因性失忆,不影响生活的话不需要治疗也不必去纠结,活在当下就好了,指不定哪天就记起来了。
    ……
    展甘甘肯定会知道的她的恋爱的。
    李佳乔把展甘甘约到了溪悦荟的小酒馆里。
    展甘甘确实知道她的那段恋爱,那个男人是唯一一个被李佳乔大大方方甜甜蜜蜜向她展示的男朋友。
    李佳乔一向喜形于色,那天晚上她们在躺在床上说着女孩子间的悄悄话,李佳乔欲言又止,在床上扭得跟只蛆一样。展甘甘问了她好几遍怎么了,她才小声告诉她:“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在等两个突然,一个是突然长高,一个是我喜欢的男孩子突然找我。甘甘,他回头找我,他说要跟我和好。”
    展甘甘至今都记得那天她眉飞色舞的样子——眉毛扬起,眼尾的眼纹都笑出来好几道,眸子里闪着光,露出一口大白牙,嘴角都要咧到耳朵根上去了。
    只是,和好以后李佳乔经历了一场悲剧,具体过程是什么样展甘甘了解得不是很清楚,总之结局惨淡。
    分手后李佳乔情绪性厌食,一吃东西就呕吐,一边哭一边呕吐,吐到背过气进了急诊,在医院里哭到下眼睑结膜毛细血管破裂,流出来的眼泪都是粉色的。那段时间展甘甘和当时的男朋友连麦陪着她,她让男朋友讲故事哄她跟李佳乔睡觉,凌晨三点醒来上厕所听见李佳乔还在小声啜泣。
    短短一个星期李佳乔暴瘦十斤,面容枯槁,人也有些自闭,不爱出门,做了很久的心理干预治疗。前不久展甘甘还以为她好起来了,结果竟是太难过了直接忘了。
    不会有人愿意她再陷入一次那样的泥沼,包括没失忆的李佳乔她自己。
    她们坐在酒馆的外面,李佳乔背对着发光的月亮,展甘甘有些看不清她的脸,不知道她脸上是何表情。
    “他叫陆吾,西安人,你们王者荣耀大厅cpdd认识的,后来他劈腿,劈腿钱还骗了你两百块跟别的女人开房。你觉得含冤受辱,寻死觅活,后来你就失忆了。”
    李佳乔打开百度搜索“陆吾”,那是山海经里人面虎身的怪物,搜索“西安陆吾”也只搜出来一堆公司。王者荣耀里面只能看到最后30场战绩,那30场还是在两年前,都是她跟大学同学一起玩的。什么陆吾,什么劈腿,什么寻死觅活她一点印象都没有,相关记忆就是一片空白。
    她感觉自己在听别人的故事,还是烂故事,不如她跟她妈混迹麻将馆时听来的八卦得劲。见展甘甘打算潦草结束她追问:“就这么平淡吗?故事的起因,经过,发展,高潮结尾呢?他长得怎么样?好看吗?是不是像林更新?他身材好吗?”
    “就这么平淡吗?”让展甘甘精致的面容颇有些抽搐,她气笑了,“起因是你俩王者cpdd认识的,经过是打游戏打出了感情,然后奔现。发展是你认为游戏影响你上进,两个人因此出现分歧,吵着吵着感情淡了。高潮是他野王不缺妹妹,劈腿一个辅助妹妹,你顺着他的游戏记录和抖音点赞找到了妹妹的微博,然后跨年那天跑到西安抓了个现行。冻得你第二年一整个夏天没吹空调,一进地铁站就打摆子。结果是你现在因为一个长得一般身材一般对你一般游戏里的花都舍不得送你的男的整得伤心欲绝还失忆了。
    李佳乔拿起瓶子一口闷,脸上写着我不相信四个大字,摆着手跟展甘甘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是乡里别,没那么时髦搞网恋。”
    展甘甘摇着头,她是相当的恨铁不成钢:“你不仅网恋,你奔现还千里送炮。火车啊,16个小时的绿皮火车啊,硬卧啊。”
    “千里送炮”四个字让李佳乔有些难受,难受到想哭。16个小时的火车硬卧,她读大学的往返学校,再没钱都是买机票。
    那个被她不知道丢在了哪里的小姑娘,或者说那个附身她的“女鬼”应该真的很喜欢那个西安兵马俑了吧!
    她瞪大了眼睛:“这不可能吧!那他得优秀成什么样子啊值得我上赶着扑上去?”
    展甘甘一脸“你真可怜”的样子看着她,语气里全是怜悯跟无奈:“他真的挺优秀的,情人节连束花都没有,跟你说要理性消费。”
    “我没有未婚先孕流产堕胎吧?”李佳乔一脸担忧,一边问展甘甘一边给自己到了杯酒压压惊。
    展甘甘一只手撑着额头,一脸无语地看着李佳乔:“据我所知没有。”
    李佳乔啪拍拍胸脯,舒了口气:“还好没有。”
    李佳乔对自己忘掉的事情很好奇,加上酒精的作用,她的问题越问越多,也越来越兴奋。
    “我跟他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啊?”
    “你有他的照片和联系方式吗?我拉你跟他一起打过游戏吗?”
    “我那时候哭的昏天黑地?你嫌我烦了吗?”
    ……
    展甘甘一顿敷衍过后李佳乔终于要喝趴下了。
    李佳乔专心于挖掘自己忘掉了的过去,展甘甘一直在给她回忆,两个人完全没有发现隔壁桌从始至终都有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卑劣地偷听着她们的对话。
    他听着展甘甘说着那些跟他毫无关系的故事,脸上的神情有些耐人寻味。
    李佳乔的酒量还算可以,56℃的白酒喝三两会头晕,走路有些摇摇晃晃,但是吐出来了还能自己回家。再来一二两的样子就会呼呼大睡,不知天地为何物。混几瓶啤酒的话,整个长沙都是她的。
    在展甘甘和李佳乔起身去厕所的时候,男人跟据酒瓶数和李佳乔的状态判断:李佳乔现在介于呼呼大睡和长沙扛把子之间。
    他拿起李佳乔落下的包跟在她们身后,展甘甘扶着李佳乔进入厕所后他就依靠在厕所斜对角的墙壁上等待。
    李佳乔酿酿跄跄地走了出来,大概是想找手机,但是手怎么也插不进口袋,模样稍微有些滑稽。
    她站不稳,突然一个趔趄,如果不是男人冲上来抱住了她,那她此时已经被自己那双还没有被驯服的腿绊倒在地板上。
    面前的男人戴着口罩跟帽子,李佳乔迷糊思维混乱,抓起男人的衣领闻了一下,然后一把扯开了男人的口罩,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看出来一个所以然。
    男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闻起来上头,她如坠烟海。
    她借着酒意一头扎进了男人怀里,侧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咚”“咚”的心跳声振聋发聩,一下一下传入她的耳朵里。

章节目录


失忆后她总是被艹(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阁只为原作者一只小喵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只小喵记并收藏失忆后她总是被艹(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