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已经哭的涕泗横流了,她也没法儿擦,呜呜声不绝于耳,我看她的脚确实已经踮不住了,原本垂直绷紧的脚背,成了平缓的坡面,虽脚跟还未着地,但摇摇晃晃,已经离地不远。
    在她的体内,棍子顶端那颗浑圆的不锈钢圆球,恐怕已经深深嵌进她娇嫩的深处,多疼呢?我被主人拿阳具顶一下都会不适,一直被杵着,被自己体重压着,我不敢想。
    “柠檬,拿你的高跟鞋给她穿上。”主人语气平和,即不轻佻玩味,也不郑重严肃。就像在说“服务员结账”一样,听不出他此时的心情。
    我起身快步跑到衣帽间,最下层,我曾经穿过的十厘米高跟鞋,我亲自收在这里。
    那双鞋的鞋面儿,只有两根透明的塑胶条,一根在脚背处,一根在脚腕处,除此之外就是陡峭的鞋身和纤细的鞋跟。这双高跟鞋是一双穿在脚上的,脚的展示台。
    我曾经穿着这双鞋为主人跳舞,被主人体罚,它是我身为玩具的羞耻装扮,也是薄荷此时的救命稻草。
    我抓起薄荷颤抖的脚腕,引着她的脚踏进鞋中,她几乎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才把脚跟提起,把脚踏上了鞋身。
    “啊………………”薄荷长长的呻吟,宣告着她暂时的解脱。
    “里面还疼么?”
    “好些了……”薄荷说的气若游丝。
    “这是你柠檬姐姐的鞋子,一会儿要洗干净还给她。”
    “嗯……”
    “还学不会说话,柠檬,把鞋脱了,再让她站会儿。”
    我在一旁看着她,她慌了,前后左右摆着腰,仿佛想逃,双脚却被牢牢钉在地上,一步也迈不得。
    “柠檬姐姐……求求你……我疼……我真的站不住了……”说着话,她眼角便又滑下两行清泪。
    我没动作,看向了主人,我觉得我不该完成命令,我用我的眼神寻找着他的最终意见。
    “好吧,在给你一次机会,我说「这是你柠檬姐姐的鞋子,一会儿要洗干净还给她。」”
    “主人……谢谢主人……谢谢柠檬姐姐……给我穿她的鞋子……我……我的脚……把柠檬姐姐的鞋…穿脏了……一会儿……一定洗干净还给…柠檬姐姐……”
    我知道她真的害怕了,人害怕的时候什么都会做。
    “行吧,柠檬,回来吧。”
    我快步回到沙发。
    “坐上来,对着她自慰吧。”
    我犹豫了片刻,或者说只是反应了几秒,离谱的事情在这所豪宅里已经发生了太多,我几乎没觉得这很过分。
    我坐在主人身旁,面向薄荷分开了腿,一手揉胸,一手揉着自己阴蒂,发出阵阵闷哼。
    主人在一旁翘起了腿,笑着看着我。
    “你问问她,想不想自慰?”
    “薄荷……嗯……你……想不想……嗯……自慰……”
    主人扭头,把看我的视线转移到了薄荷身上。
    这次她没敢再只说个“嗯”或者“想”,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主人,哭红的眼眶里是迷离的眼神。
    她缓缓说道“柠檬姐姐……主人……给我涂了药……我……痒…我想………自…慰…”
    看来她不是第一次被涂,她也不知道那就是纯天然的山药汁,而不是什么“药”。
    “你去轻轻柔柔她的胸吧。”主人对我说道。
    作为过来人,我知道,这不是主人的善心,而是他的手段,所谓越挠越痒,轻轻的触摸如同一种提醒,仿佛有一个幽灵在耳边低语,告诉你你的不堪。
    我停下自己的手艺活儿,走到她面前,她乖巧的低下了头,一改最初没什么羞耻心的样子。
    我严格遵从着主人的命令,轻轻的,把手盖向了她小小的胸,辛苦的罚站让她的身体格外滚烫、湿润,她的乳头不小,早已充血变硬,在她暗淡的肤色上,如同傍晚沙丘上的碎石。
    她的不发达的乳,握在手里像熟睡的鸟,像有它自己的微微跳动的心脏,尖的喙,啄着我的手,硬的,却又是酥软的,酥软的是我的手心。
    随着我的揉动,她闷哼着,眉头微皱,迷离的看向别处,我适时抬起了手,她看向我,咬着唇,眼神变得从未有过的灵动,那是女孩子最有力量的眼神,那是渴求的眼神,无法隐藏的、发自内心的渴求。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很痒,你想有一个人能粗暴的帮你解决这份痒意,但是对不起,主人只是让我这么做,我不能做的更多。
    我没有留恋她恳求的眼神,只是站在原地回头看向主人,用眼神询问着他的接下来的安排。
    他站起身,走向吧台,拿起他的便携相机,走回来放在沙发后背,让我闪开站在一旁,拿平板检查画面,调整相机位置,漫不经心,又慢条斯理。
    主人拿出了一对儿乳夹,夹在了薄荷的乳头上,乳夹上挂着葡萄大小的银铃,铃铛上雕着华美的刻线。
    主人拿出扩口器,放进薄荷的嘴,上下撑开,随即薄荷便无法再合上自己的嘴。
    “柠檬,你看。”主人示意我看向薄荷的嘴“你看,她的牙就没有你齐。”
    “谢谢主人夸奖……”
    “走吧,去卧室来一发,让这个小黑妞自己在这儿流会儿口水。”
    ……

章节目录


玩具(SM)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阁只为原作者伯未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伯未有并收藏玩具(SM)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