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掐了个神行诀,清璃出现在了隔壁曜阳峰的峰顶。
    峰顶处常有清风拂过,她身为仙尊之躯虽然早已不惧寻常冷热,却也还是下意识拉了拉半敞的宽大寝衣的衣襟,掩住了自己内里的未着寸缕。
    怎么习惯性就来找师姐了。
    清璃顿在原地,已经可以望见不远处师姐清琉寝居的大门。
    赤裸的腿间还有温热的液体缓缓滑落,清璃下意识并了并腿,低头时看见了自己胸乳上被徒弟舔咬的满是红痕。
    腿间还是被徒弟清理过的,以往的她都是带着满身徒弟的味道与痕迹直扑师姐的怀里,一贴上师姐的腿就涌出一大股浊液来,但师姐从未说过什么,她也是现在才蓦然察觉自己的模样是不是不太好。
    小腹处被射足的饱胀感已经消去大半,此刻重新平坦下来,今夜徒弟传给自己的灵力理应也是足够的,没有再来拜托师姐的必要了。
    但清璃发现自己有些迈不动脚离开。
    细细想来,上一次与师姐见面还是半月前,无怪乎她之前与徒弟双修的时候突然有些惦念师姐了。
    嗯……多吸收一些提前储存着也可以吧。
    清璃甩了甩头,决定顺从本心,走上这条幼时走过无数次的路。
    不过,之前我都是没清理身体就直接来找师姐了,倒是今天被阿遥帮忙处理了下,应该没什么吧。
    直到看到那个倚在在观景亭里的女人时,清璃都还是这样想的。
    “师姐!”清璃快步向亭中独酌的人走去。
    听见熟悉的声音,清琉执杯的手顿住,转过身看到了自己那大半月不见的师妹,唇角立刻牵起一个笑来。
    清璃捏着衣襟站在她面前,探过头去端那玉杯,清琉任师妹接过去低头在杯上嗅了嗅,听她问:“师姐又在喝什么酒?”
    “没喝酒,是茶。”清琉眉眼弯弯。
    她伸手捻起清璃黑发间夹杂的一缕银丝细细端详,“嗯,身体看来确实是好了不少,再过一段时间,这些白发便会尽数褪去了吧,就是这脸上还看不见什么血色。”
    清璃正好口干,将那杯茶一饮而尽,随手放下玉杯后便仰起头让师姐仔细看自己。没留意自己还捏着衣襟,手刚一松开,夜风便拂开她的寝衣,袒露出她挺立的乳,以及曲线向下延伸的小腹尽头。
    即使只是一瞬不到,但仙尊的五感何其敏锐,清璃身上情欲未消的痕迹以及腿间残留的淫液早已被她收入眼底,但清琉只是神色不变,立刻捏住她两边的衣襟合起,防止再被风吹落。
    “怎么不好好穿上?今日应该压制好魔气了吧。”
    “哦……嗯,压制住了。”清璃点头,低头看着师姐给自己拉好衣服。
    然后清琉听见她低声说:“但是好像可以再多吸收一点。”
    “哈……师…姐………”
    观景亭内,清璃被清琉抱着坐上了石桌,腿分开搭在师姐的腰间,整个人几乎都贴在了女人的怀里,只除了两人那不停贴合又分离的小腹。
    清璃将头埋在清琉的颈间,只感觉师姐的冲撞像是要顶穿她了。
    那热气腾腾的凶物每一次都会彻底操透她的花穴,是最契合她的形状。
    不对,是师姐让她彻底习惯了师姐的大小才对。
    她晕晕乎乎想,一边喘着气,舌头耷拉在外面,贴在师姐的肌肤上,润出一片晶莹。
    清琉还没抽插完几合,怀里的人就像她的花穴一样软的不行了,上身还紧紧搂着她的脖子,双腿就被操的一仰一仰。穴内的肉壁刚攒着劲想要咬她,又被下一刻填满的性具一寸寸碾开,撑大。
    细密裹咬的感觉令她情不自禁喟叹一声,而后对那熟稔于心的地方还以重重的撞击。
    “……哼……师姐嗯……啊啊啊…!…”
    清璃仙尊的宫口今夜再度被叩开,一瞬间的彻底填满令她刚在顶峰失控,就重新抽离,宫腔内的积液彻底被清琉的器物勾了出来,顺着腿间的分分合合,淅淅沥沥淋湿了清琉脚下一片。
    这个姿势的清琉虽然看不见,但之前把师妹按在榻上双修的那一回,可是叫她从头到尾都将交合处的全部看了个遍。
    即使是她,也在那一瞬间生出了彻底掌控身下人的野心。
    予她快感,予她高潮,而后她予我掌控。
    涨的发红的硬物毫无释放的前兆,却已经将小小洞穴操透到最深处,彻底被捅开的小小洞口里涌出汩汩的流水,顺着抽离大滴大滴飞溅出来,又啪的落地,在地上画出一朵朵绽开的花。
    “…嗯!……哼……师姐…嗯……”
    清璃蜷着脚趾,被撞的不断起伏,但唇瓣始终贴在师姐的肩上,一丝涩涩的味道被舌尖感知到,是师姐身上沁出的汗珠。
    她的寝衣早已脱落,垒在臂弯处,身上全然赤裸的贴在师姐怀里,清琉身上虽然衣衫也被扒拉的凌乱不堪,却只有肩膀被扯落,露出光洁的肌肤,裙杉只是在交合处散开露出那物什,整体松垮着却仍然穿戴在身上。
    像是最正经与最放浪。
    “师姐……快些给我罢…嗯……哈啊…”
    又是尽根没入的几十个来回,清璃呜咽着,泄的已经快要受不住了,师姐却仍然兴致勃勃地作弄她,花穴内早已软烂不堪,被硬物肆意揉捻出的啧啧汩涌水声让她疑心之后腿间是否还能合的拢。
    “…不急……今日季遥…已经给了你吧…”
    清琉道,为了方便自己可以全部进入,她的一只手托起清璃的腰,令她下半身稍微悬空起来,更贴近自己。
    “…嗯……嗯……哈……季遥那孩子给了不少……但师姐的……我也想要……”清璃喘着气,理所应当道。
    “是吗……嗯…”清琉忽然停了撞击的动作,最后一下扶着清璃的臀将凶物挤进了她的宫腔之中,随后在紧致的夹咬之中不再动弹,只慢条斯理轻轻抽送。
    “我看你今日体内倒是没存多少呢…竟是做够了么?”
    “哈……嗯……”清璃被师姐忽然温柔的动作弄得有些茫然,但她正好去了多次,此刻贪恋着这平和的性事,不假思索地对她坦诚以告。
    “嗯……因为……呼……因为来之前…阿遥帮我清理过了……”
    “如何清理的?”
    “…嗯…嗯……就是用口……将那些吮去了……”说到后面,清璃的声音渐小,清琉偏头望去,正巧看见她浅浅打了个哈欠。
    “……困了吗?”
    “…唔嗯……师姐这样……很舒服……”
    清璃仰头,对她露出了鲜少在别人眼前展露的浅浅笑容,即使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看惯了的清琉,也不由得每次都为她心软。
    利用她不知事这一点,你已经占足了便宜,怎么还能天真到差点问她,我和季遥你更喜欢谁呢?
    将依依不舍的凶物从她腿间抽离,清琉将她的右腿推至左侧,两腿并住而后向上推起,利用腿间挤压的力道,重新推挤着紧紧咬合的穴壁,以坚定的力道撞至最深。
    “唔!”
    清璃被她压下,身体躺在了石桌之上,软塌塌的乳肉随着撞击上下晃动着,清琉绕过了季遥留下布满大半团乳肉的舔咬红痕,将那挺立发硬的乳头含住。
    身下仍然毫不客气的进出着,她暗自松了松紧绷的小腹,打算如她所愿,尽快泄出后让她好好休息。
    清璃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师姐……”她懒洋洋说,“我方才想到……都说一日为师……嗯…终身为母……那我…跟阿遥……岂不是在和……我的女儿嗯……做爱?”
    清琉浑身一震。
    “而且啊……长姐……哈…也如母……”
    她忽的伸手覆上自己的小腹,那里今天才被徒弟射满到鼓起,如今又被师姐顶弄到凸起那凶物的形状。
    “师姐……操我的时候……会觉得在操自己的女儿吗?”
    双修,双修,说什么只是修炼而已。
    清琉与她错开视线,抿着唇低着头,她的发丝垂落下来,在清璃的脸旁落下密密的帘。
    “……我…”
    话刚开口,清璃忽然直起身来,她勾起发丝别在耳后,对着清琉,近乎浑身赤裸地双腿大张坐在石桌上,腿间因后退而咕的一声吐出凶物,但穴口却一时半会儿无法合拢,其间仍源源不断吐露出一团一团的淫液。
    “师姐,我早就知道啦。”她轻声说,脸上带着清琉熟悉的孩童一般的笑容。
    “别怕,阿璃,双修只是一种修炼方式而已。”
    “师姐……和师姐不可以吗?”
    “……嗯,我不行的。”
    “师尊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吗?”
    “……睡着了吗……”
    “呵呵……若是在人间,师尊这样,可就是我的妻子了啊。”
    清璃赤着足踩下地,朝着师姐走去,清琉明明比她还要高半个头,此刻却不由自主后退,直到贴上了亭柱,退无可退。
    “师姐,我只是想说,不要再把我当孩子了啊。”
    清璃踮着脚与她对视,“总之呢。”
    “不管是双修还是情事,师姐,我总是愿意与你这样的。”
    清琉怔然,眼底闪着细碎的光。
    当然了。
    季遥也是。
    清璃忽然吐出无声的四个口型,笑得可恶。
    而后用力一推,在清琉跌坐在地的同时,咬着师姐的性器吞吃到底。
    雪白的衣袍沾染上了尘土,赤裸的臀上下起落。
    清璃将下巴抵在师姐的肩上,浅浅喘着气。
    贴在师姐身上的小腹因冲击而再度微微鼓起。她被抱起往上托了托,调整好了位置,让那软掉的物什也可以将她堵的死死的,便于慢慢吸收灵气化作的液体。
    “许久没和你一起看日出了。”
    温柔的声音传来时,恰逢第一缕晨光映入亭内,照在了两人的身上。
    清璃闭上眼,伏在师姐的怀里安静的睡着了。

章节目录


师尊她靠双修续命(futa 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阁只为原作者xamu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xamu并收藏师尊她靠双修续命(futa np)最新章节